易坊好文馆


首页 > 旅游 > >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易坊好文馆摘要_“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我以为西藏仅有雪山戈壁” 今年1月18日,四名中国人民警察大学的学生被分配至所里实习,从繁华热闹的大都市到举目皆山的边境一线,除了昙花泡影的新鲜感,更多的是一幕幕场景...


按关键词阅读: 武康大楼

乌紫干裂的嘴唇、黢黑的脸庞、后移的发际线、粗糙起茧的双手……一群80、90后早早就拥有了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成熟。面对这些令人讨厌的高原专属印记,他们的回答都是“习惯了”。
他们,是西藏日喀则边境管理支队珠峰边境派出所的民警,常年驻守海拔4500米、年平均气温3摄氏度的珠峰公路,扼守着通往珠穆玛朗峰的必经之道,主要负责珠穆朗玛峰核心景区的边境管控、社会面管理、游客车辆查验服务等任务。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文章插图

民警们在珠穆朗玛峰核心区域开展巡逻 彭维熙摄
披星戴月、风雪兼程是这群“珠峰卫士”的工作状态也是常态,口中的“习惯了”并不是按部就班的碌碌无为,而是心中有梦、眼里有光、脚下有路。
“我以为西藏仅有雪山戈壁”
今年1月18日,四名中国人民警察大学的学生被分配至所里实习,从繁华热闹的大都市到举目皆山的边境一线,除了昙花泡影的新鲜感,更多的是一幕幕场景正在刷新他们的认识。
“山连山拐接拐,人在车里左右摆。”从日喀则市区到派出所100公里的崎岖山路,足足走了3个小时,仅切村到卧龙村,30公里的距离就有108个急转弯,实习民警高楠回忆道:“晚上躺在床上休息,都感觉床好像还在摇晃。”接踵而来的高原反应,让这四名实习民警感受到了高原的确是不好惹,说话说快了、走路走快了都得喘上好几口气。
1月24日,所里组织前往珠峰大本营巡逻,大自然的威力,让四名实习民警再一次被征服。车子行驶在碎石搓板路上,民警紧紧握着把手,仍被腾空,头盔不时撞击着车顶,发出“嘭”“嘭”的脆响。
室外温度零下20多度,下车后,怒吼嘶嚎的寒风迎面而来夹带着雪,直直地灌到嘴巴里,面部速冻变得僵硬,连说话都结结巴巴,鼻涕眼泪刷刷直流。
“风吹石头跑”在这里丝毫不夸张,寒风经久不息、雷打不动,就连民警在珠峰大本营执勤的集装箱都能吹散开来。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文章插图

民警们在珠穆朗玛峰核心区域巡逻结束后返回 彭维熙摄
来自福建的实习民警周琪讲道:“沿海的台风,可以到屋里躲避。但这里的寒风,只能硬顶着,裸露在外的部位早就冻得没有知觉。”
日复一日的巡逻执勤检查,生活中见不到外卖、快递、购物的时尚影子,耐得住寂寞的人一星半点。实习民警冉江峰说:“我以前不懂在西藏躺着就是奉献,现在懂了。我很敬佩能在所里坚守奉献了十多年的老前辈。”
这里不仅有雪山戈壁、孤独寂寞,还有一群脊梁高挺、肩膀厚实的移民管理警察,像一个个刚硬坚毅的石头,任凭风吹雨打,屹立不倒。
“坐下休息了,就起不来了”
珠穆朗玛峰作为世界第一高峰,每年来此的游客络绎不绝,但总有游客不按规定旅行,私自前往未开放的区域,危机四伏。
2020年10月1日15时,所里接警称一名游客走失,无法取得联系,珠峰大本营执勤点的黎泽江等4名民警立即开展搜救。17时10分,第一轮搜救无果,随即又再次增援警力,向绒布冰川珠峰核心区域纵深推进。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文章插图

雪后清晨的珠峰边境派出所 彭维熙摄
5800米以上的海拔就是人类长期生存的极限,而他们脚下的平均海拔就是5800米,每走一步,民警们脚下像是有千钧重量,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冻得通红,眉毛挂上了层层冰霜。所长格桑回忆到:“进入冰川,一片洁白,搜救好似大海捞针,仅凭直觉盲找,民警稍有不慎就会掉入暗藏的冰窟窿。” 何其有幸,7个多小时努力后,走失游客被找到。
不料返回途中,民警李诚体力透支、长时间缺氧,出现了心绞痛,一度产生了放弃的想法,“你们先走吧,不用管我” “坐下休息了,就起不来了”,就这样,大家连背带扶,他走出了绝境。
小到丢失手机,大到游客走失,每一次救援,都像是个彩蛋,无法猜中结尾,但民警们必须全力以赴、生死营救。所里创新成立了牦牛救援队,利用牦牛耐寒体力强的特性,背运物资伤者。仅2020年,所里救助游客100余人次。
每年3月份至11月份,民警都会在珠峰大本营执勤点,旺季的时候,一天能检查接近3000名游客,白天忙得连轴转,顾不上喝一口水,“高原红”愈发深色,嘴唇愈发干裂。
“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来源:(光明网)

转载请注明【易坊好文馆】网址:http://www.easyfang.com/d/0223K6212021.html

原题:“习惯了”,是他们的青春答案


上一篇:“塞外风光”跨年打卡主题线

下一篇:天柱山回狮峰 真可谓蔚然大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