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坊好文馆


首页 > 教育 > >

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

『易坊好文馆摘要_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傅梦颖 摄 自习室留言墙。翁安琪 摄 深圳晚报记者 周婉军 实习生 傅梦颖 翁安琪 一米宽的书桌,一盏灯,一摞书……在专壹自习室桃园店里,刚从单位下班的包瀚翔翻开了CPA(注册会...


按关键词阅读:

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
文章插图

织梦岛自习室。 受访者供图
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
文章插图

正在自习的用户。傅梦颖 摄
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
文章插图

自习室留言墙。翁安琪 摄
深圳晚报采访人员 周婉军 实习生 傅梦颖 翁安琪
一米宽的书桌,一盏灯,一摞书……在专壹自习室桃园店里,刚从单位下班的包瀚翔翻开了CPA(注册会计师)的备考教材,开始投入地学习。
这个坐落于南山区田厦·翡翠明珠写字楼15楼的付费自习室,约100平方米的空间分为公共休息区和自习区。公共休息区内设置茶水间、用餐区和外卖放置区,打印机、咖啡机、寄存柜等设备一应俱全。自习区由低分贝区和静音区组成,整齐排布着带有隔板的连排桌椅,坐在里面的每个人都埋头专注于自己的世界。疫情发生以来,远程办公的需求量激增,自习室的一角又增设了讨论间与直播间,满足用户的多种需求场景。
近年来,这样的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不到两年时间就从1家激增至如今的76家(门店)。付费自习室“走红”背后的原因为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又该何去何从?近日,深圳晚报采访人员探访深圳多家自习室,从经营者、消费者等不同视角进行解读。
寻求自我提升的年轻人成为自习室主力军
自称“打工人”的包瀚翔目前正在利用业余时间备考CPA。怎奈家中“诱惑”太多,图书馆关门时间又太早,都不是理想的学习场所。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通过网络搜索发现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付费自习室,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下单了一张体验券。那一天,离开学校后久违的专注感又回来了,此后他便成了这里的常客。
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包瀚翔坦言:“来自习室的人学的东西五花八门,但最终目的是一致的,都希望通过学习,提高自己的社会竞争力,从而获得更多的自己想要的东西。”
陈丰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品牌经理,在自习室里常常一待就是大半天。他习惯将一天中最重要的工作集中在这段时间完成。陈丰也曾对比过公共图书馆和咖啡馆等颇受欢迎的自习场所,认为虽然自习室的单位成本高,但胜在设施齐全,环境安静,能最大限度提高他的工作效率。
付费自习室“织梦岛”的创始人高杜告诉深晚采访人员,深圳付费自习室的受众以18到35岁的年轻人为主,从年龄层可以窥见背后是人们为保持优势、提升自我而努力的动力和热情。与其他城市的自习室主要服务于升学、考研人群不同,在深圳的付费自习室里,备考人群仅占三分之一,更多的是自由职业者或上班族。
据艾媒咨询2020年发布的《中国付费自习室行业发展潜力分析》公布的数据统计,43.2%的消费者去付费自习室的主要目的为寻求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其次分别为日常学习或工作和求职准备(考研、考证、考公),占比分别为40.0%和34.8%。
自习室,不止是自习
专壹自习室创始人彭雪娜告诉深晚采访人员,在初期调研中,他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深圳的年轻人下班后会选择在车里待上十分钟,在相对私密的空间里享受一段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刘俊杰引用社会学中的“第三空间” 概念来解释这一现象。
牡蛎自习室创始人刘俊杰说,“在城市生活中,家庭是‘第一空间’、公司是‘第二空间’,除此之外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在繁忙生活中透口气的‘第三空间’。‘第三空间’的出现形式或许不同,它可能是咖啡店、图书馆、健身房,自习室自然也可以是其中的一种形式。”
“第三空间”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物理上都是绝对属于个人的,走进其中,就像打开了“勿扰模式”,人们能够暂时抛开生活中的琐事,安静下来做自己的事情。
因此在打造自习室的时候,刘俊杰选择了更加简约、休闲的装修风格,用大片低饱和度色块填充空间,并刻意留出了较为宽敞的公共休息区,甚至在一家门店里“种”上了树。
彭雪娜称,自习室是一个相当包容和开放的场所。这里没有过多的规则,更没有复杂的社交关系,用户来去遂愿。相比起公共空间,彭雪娜更希望用户可以将这里当成自己的“私人领地”。
一个进来容易留下难的行业
付费自习室本是对城市公共资源的填补,人们对自我提升的迫切需求正为行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养分。在深圳,付费自习室还属于新兴行业。


来源:(光明网社会)

转载请注明【易坊好文馆】网址:http://www.easyfang.com/d/111G1RH020.html

原题:悄然兴起|付费自习室在深圳悄然兴起


上一篇:分数|中小学教师评价改革要精准施策

下一篇:美育课程|“袖珍学校”里的“麻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