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坊好文馆


首页 > 旅游 > >

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

『易坊好文馆摘要_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麻雀是有的。这种和黄褐色的蓬蒿野草浑然一色的小精灵,或一群群,或三三两两,在堤边无叶的灌木缝隙里,在低矮的树枝上,在黄叶地或曲径中窜来窜去,唧唧喳喳,恣意妄为。虽...


按关键词阅读: 春天里 千山暮雪 阿拉丁神灯

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
文章插图
梦之雪
前些天落过一场小雨,加上这几天连着暖日融融,云淡风轻,让冬日午后踽踽独行在十里长堤上的我恍然有种燕子将归的错觉。
可是,岸边佳木凋槭,衰草凄迷,远处冰封的湖面在耀亮的冬阳下折射出的青凛凛的寒光,和那只孑然茕立的白鹤告诉我:此时正是三九寒天,虽偶有微雨,却无紫燕双飞。
麻雀是有的。这种和黄褐色的蓬蒿野草浑然一色的小精灵,或一群群,或三三两两,在堤边无叶的灌木缝隙里,在低矮的树枝上,在黄叶地或曲径中窜来窜去,唧唧喳喳,恣意妄为。虽无春去花还在的丹青胜景,却给人一种人来鸟不惊的诗境之真。好像我是过客,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庆幸我非北冥之鲲,不会化而为鹏,否则,怕还会招来这群不知春秋的雀儿的讥笑吧?但我还是走开了,我仍然怕这群怡然自得的东道笑我——笑我在踌躇中虚掷了岁月,辜负了韶华;笑我不解又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和随性。
在林花谢了春红的匆忙中,我越陌度阡,走过那亩莲叶田田的荷塘,穿过那片稀疏寂寞的红叶林,在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晚秋身后,与北风萧萧天寒地冻的寒冬腊月不期而遇。然而,我总觉得这个冬天缺少点什么,我好像总在等待点什么。
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
文章插图
不思量,自难忘,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冬天的缺憾和我心中的期盼分毫不差——都是对一场久违了的漫天飞舞的大雪的神往和思念。时至今日,这个冬天还没有像模像样地下过一场雪。偶尔的一两阵零星小雪,都是在我来去匆匆的步履间悄然而落。像初春遥看似有近看似无的草色,待我回眸凝神时,早已茫然无痕,雪落知是谁家?
梦想中的那场大雪,应该飞舞在黄昏大学校园里空旷的操场上,洁白的雪地里深深浅浅的两行脚印,会把宁静的那一方天空装扮成童话,阿拉丁神灯的魔力会让久远的记忆永远年轻;那场大雪,应该纷扬在元宵节东风夜放花千树的车水马龙间,让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我在蓦然回首的那一刻,为灯火阑珊处的发现喜极而狂;那场大雪,应该像阳春三月迎风而起的绵绵柳絮,轻轻飞扬在那座古朴的四合院中绝尘而立的一剪寒梅身旁。让我在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经典判词中,豁然明白肌肤如雪,红唇如梅,绰约如仙子的佳人像今冬的大雪般难以再得。岁月如歌,不知晶莹雪中那一抹娇艳的红,是否早已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了?
梦想中的那场大雪,还应该飘落在春天里我长久徘徊的杨柳岸边。让昔日的杨柳依依、花谢花飞,刺痛今朝的雨雪霏霏、景换情移。我,可否在物非人非的思念中顿悟人世间的情,究竟为何物?湖面上那只形影相吊的鹤,曾长鸣于大泽,声闻于九天,它是否也在凄厉的悲鸣中等待着一场曾经的漫天飞雪,在万里层云千山暮雪中做最后的冲天一飞,去祭奠那一场永逝的风花雪月?
这场梦中的大雪,莫非始终在我忧伤的心头凄然而落?
END
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
文章插图
作者简介:
姚斌,为人豪放旷达,耿介粗疏,喜无拘无束,好文字,曾有零星作品散见报端。


    来源:(ZAKER生活)

    转载请注明【易坊好文馆】网址:http://www.easyfang.com/d/12032411H020.html

    原题:那场大雪|姚斌‖梦之雪


    上一篇:修行|深山修行人——终南山所见

    下一篇:迪拜|世界最奢靡酒店,一晚起价十万6个佣人服侍,丝毫不逊迪拜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