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坊好文馆


首页 > 教育 > >

基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领地与城市的基础学校有何特点?

『易坊好文馆摘要_基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领地与城市的基础学校有何特点?』p早在中世纪晚期,至少在城市中存在着无数的德意志学校。类似的乡村学校有多少,至今没有充分的考察。另外,还有一些类似的,如艾希施泰特教区的农村“堂区学校”也没有得到研...


按关键词阅读: 18世纪 学校教育 特里尔

p早在中世纪晚期,至少在城市中存在着无数的德意志学校。类似的乡村学校有多少,至今没有充分的考察。另外,还有一些类似的,如艾希施泰特教区的农村“堂区学校”也没有得到研究。strongu宗教改革时代以后,在天主教领地内和城市中也有许多基础学校/u/strong,例如1558年对帕骚教区的巴伐利亚部分所进行的检查记录中表明的。此前主要是在15世纪,那里有许多学校;1558年建立的学校设施,数量也是相当可观的。一方面,差不多每一所修道院都有一所学校。另一方面那些较小的城市和乡村堂区的相当一部分也都设有学校。据这份记录,帕骚教区的属于下巴伐利亚的那小块地方,在1558年大约有30所学校。如果参考班贝格领地主教于17世纪公布的宗教、儿童教育及基督徒教育敕令及学校规章,可以看到在这个教会区域内,学校被看作是进行属灵事务的设施。另外,这份敕令的一再重申,表明其在学校实际情况中的作用很小。正如曾经在勃兰登堡-普鲁士的同类敕令中所看到的那样。无论如何,strongu17世纪及18世纪初,在农村地区到处可见堂区学校。这表明在城市中也不乏正规学校/u/strong。18世纪末期,各城市划有固定的学校区。1618年以前耶稣会设立的初级学校,现在由堂区教士及修道院修士接管施教。基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领地与城市的基础学校有何特点?
文章插图
除了个别修会学校和城市学校以外,学校的主持者一般都是所谓教会坊主(Kirchenfabriken),就是按当时人所理解的那些教会社区的财产管理者。虽然按规定学校教师需要起表率作用,特别在农村他们都不是专职教师,strongu其中的大多数同时担任教会神职,但是,这批人差不多都同时还是鞋匠、裁缝或其他。在工资之外,他们的主要收入还有实物报酬和使用“学校耕地”的权力,为当地社区代笔写东西也是他们的重要工作/u/strong。与勃兰登堡-普鲁士或奥腾堡在18世纪实行的学校义务教育不同,在班贝格教区,学校教育是自由的,因为人们认为一种普遍的义务教育出于实际的理由是不可能实现的。前述例子证明这种认识不是完全没有理由。实际上,班贝格所规定的义务教育最终没有得以实现。与法兰肯的教会区域相似,在其他天主教领地内都曾经有过学校教育,例如在特里尔教会选侯领。在特里尔,strongu教会监管学校,学校由堂区维持/u/strong。堂区提供教师,为他们支付工资,负责他们的生活,并选择学校教学用书,同时也负责督促儿童入学。基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领地与城市的基础学校有何特点?
文章插图
与班贝格教会当局一样,特里尔的领地大主教也很早,即于1549、1618及1685年颁布了法规,对教会事务同时也对学校教育进行了规定。1712、1715、1719及1732年这些规定再一次重申。然而,这些规定的作用在特里尔选侯领地邦国中受到很大的限制。与其他地方一样,主要问题也在于财政匮乏及教师质量低下。在这里,读、写和宗教知识同样是教师职业的基本技能。这种职业的收入相当差,strongu教师们必须有副业,如在教堂打杂,如领唱或伴奏,或者做些零碎的协助组织活动的工作,以便养活自己和家人/u/strong。strongu除学校教师以外,教士们也在学校里任课/u/strong,就是说,学校的助理教务主教和早祷读经的人常常因教会的基本要求而对此负有责任。如在普吕姆教区,教会中人构成了教师中的多数(58.3%)。strongu在科隆高级教区,有50位教士在基础学校中任教,这在新教牧区和教区中极为罕见。/u/strong在特里尔教会选侯领,在出身于萨克森家族的教会选侯克莱门斯·文策斯劳斯(1768-1801年)的领导下进行了一次学校改革。文策斯劳斯统治时期正是启蒙思想流行的时期,这位韦蒂纳人不仅在教育领域,而且在农业、手工业和其他行业,以及医药业中推行改革。作为选帝侯,他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埃伦布雷特施泰因,strongu在启蒙思想的影响下,开始时,他极力地以大主教的身份建设一个宗族专制的富裕邦国,后来又特别强调教会的利益。/u/strong基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领地与城市的基础学校有何特点?
文章插图
无论如何,文策斯劳斯曾经致力于基础学校的改革。这里的教育状况是否与帝国的新教地区之间存在着真正的、很大的差距,就像欧文·沙夫所说的那样,还存有争议。许多人的观点甚至与沙夫针锋相对。例如诺伊格鲍尔为1805年普鲁士诸省的学校布局绘了一幅图表,标明了帕德博恩省的学校密度。这个省曾经是天主教教区,其学校的密度相当大,就是说,136个村庄内有192位教会和学校司职人员,学校密度达100%,而新教占绝对地位的东普鲁士只有28%。但是,strongu在西部新教占主导地位的省份,即在与帕德博恩相邻的地区,学校的密度明显地低于帕德博恩/u/strong。具体说,在马尔克占41%,在克累弗占47.9%。在1999年于豪夫盖斯玛举行的学术讨论会上,诺伊格鲍尔强调,在1800年前后巴伐利亚选侯国(天主教的)学校的密度基本上高于新教(占主导地位)的勃兰登堡-普鲁士。显然,诺伊格鲍尔的这个结论很明确地反对沙夫的说法。艾蒂安·弗朗索瓦的研究结论也特别针对沙夫。前者阐明,在天主教城市科布伦茨,strongu在从特里尔选侯国周边地区迁移进来的、社会地位很不同的人口中,在18世纪下期受教育的程度相当高,至少与其相邻的新教领地的程度一样/u/strong。


来源:(运百娱乐)

转载请注明【易坊好文馆】网址:http://www.easyfang.com/d/1226455932020.html

原题:基础|神圣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领地与城市的基础学校有何特点?


上一篇:“五育并举”在孩子心中埋下“美好”的种子

下一篇:参与实践活动 培养孩子动手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