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坊好文馆

卫星 感染HIV十年,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卫星 感染HIV十年,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文章图片

卫星 感染HIV十年,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我在2011年11月确诊 , 那时候刚毕业正充满无限的憧憬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浑身震颤欲哭无泪 , 如同被定了死刑一般 , 那时候我觉得我活不过30岁 , 那时候我觉得我会死的异常难看 , 那时候我羡慕我所遇见的每一个人 。

我很长时间都充满了恐惧 , 我恐惧身上会到处长满脓疮 , 我害怕所有人对我鄙视嫌弃还有指指点点 , 我担心我这个秘密被拆穿 。
那时候我曾经想过一了百了 。
我想过各种离开的方式 , 我最想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 就在一瞬间 , 世界上再也没有我了 , 没有一点点痕迹 。
我甚至觉得我的存在就是一种耻辱 , 我的性向也是一种错误 , 之前一直会觉得自己会迷途知返 , 但是殊不知走的越来越远 。
而我被确诊的时候 , 我感觉再也回不去了 。
那时候我常常精神恍惚 , 我曾经在深夜里睡在公园的草地上 , 因为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 , 我的钥匙、钱包、各种证件还有药一块遗失了 。
我曾经有过抑郁症 , 不自觉的流泪 , 陷入抑郁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 甚至会主动沉浸在抑郁里 , 因为我觉得我应该接受这样的惩罚 。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应该被爱 , 我渴望爱情 , 但是觉得自己不配拥有 , 有人喜欢我的时候 , 我第一感觉从来不是甜蜜幸福 , 我会觉得可笑 , 我 , 有什么好被看上的!
我有很久很久都是一个行尸走肉 , 周末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 说话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 弯腰驼背不想凸显在人群里 。



好在 , 我靠着麻木活了下来!
就这样过了四五年 , 我慢慢开始和自己和解 。 因为那时候我还在活着 , 还活的很好 , CD4还有比值都非常高 , 我一度都觉得自己被误诊了 , 之前迎接的那个结局一直没有来 。
我开始接触感染者圈 , 有了自己的朋友 , 快30岁的时候开始第一次尝试谈恋爱 , 慢慢开始为志愿者小组做一些事情 , 开始试着写文章 , 分享给和我一样走不出来的人 。
很多新感染者向我诉说 , 说他们现在如何难受、如何自卑 , 说他们人生完了、世界奔溃了 。 是的 , 我懂!你所经历的 , 我都经历过 。
在10年前 , 我们CD4低于350才可以用药 , 我们的寿命预测也没现在这么乐观 , 那时候没有U=U这些新理论 , 也没有更多的药 。 那个时候的我们都过来了 , 还都好好的 , 现在的你们当然也可以 。
我常常被新感染者的问题刷屏 , 寿命还有多久?药物副作用有多大?会不会随时发病?还有没有将来了?还能不能正常工作了?……一遍一遍的追问 , 一遍一遍的确认 , 好像对任何答案都有质疑 , 如果答案里面不是百分百 , 有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意外和风险 , 那么他们会觉得自己是不是那个一 。
现在很多人的恐惧、自卑、自我歧视的思维惯性还停留在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 , 这种思维惯性其实并不怪新感染者 , 而是长期的歧视和污名化赋予的 。
刨除那些原本不属于艾滋病的东西吧 , 那些愧疚、遗憾、压力、焦虑……这些都和艾滋本身无关 。 我们的人生只能过一次 , 逝者如斯夫 , 过去就过去 , 我们只有往前看 。
我很庆幸自己没有一了百了 , 反而从这四五年的煎熬中 , 我开始学会认同自己、尊重自己 , 我不再因为压力而委曲求全 , 我开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
之前我认为同志这条“迷途” , 我现在仍然在走 。 艾滋病除了带给我这些痛苦外 , 它顺便也让我学会——我们可以“随心”生活 , 可以不用在乎别人眼光 。 既然曾坠入深渊 , 又何惧所有的黑暗!
我的人生30岁才开始 , 希望你早一点!


本文经 文艺青年 有内涵的  张大花是个男生  授权发布 ,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张大花是个男生
【卫星|感染HIV十年,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引力波 卫星 黑洞 x光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