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府逐瘀汤的正宗配方组成剂量、方歌速记歌诀、用法用量

【正宗配方组成剂量】当归9克,生地9克,桃仁12克,红花9克,枳壳6克,赤芍6克,柴胡3克,甘草6克,桔梗5克,川芎5克,牛膝9克 。

【用法用量】水煎,每日1剂,分早、晚2次温服 。
【方歌速记歌诀】
血府当归生地桃,红花甘草壳赤芍,
柴胡芎桔牛膝等,血化下行不作劳 。
【功用】活血祛瘀,行气止痛 。
【主治】瘀血内阻、血行不畅所致的头痛,胸痛,内热瞀闷,失眠多梦,心悸怔忡,急躁善怒,人暮渐热,呃逆干呕,或饮水即呛,治疗疼痛如刺而痛有定处,舌质黯红,舌边有瘀斑,或舌面有瘀血点,唇黯或两目黯黑,脉涩或弦紧 。
王清任列血府逐瘀汤所治之证目:“血府逐瘀汤所治之病,开列于后:
头痛:头痛有外感,必有发热恶寒之表证,发散可愈;有积热,必舌干、口渴,用承气可愈;有气虚,必似痛非痛,用参芪可愈 。查患头痛者,无表证,无里证,无气虚、痰饮等证,忽犯忽好,百方不效,用此方一剂而愈 。
胸痛:胸痛在前面,用木金散可愈;后通背亦痛,用瓜蒌薤白白酒汤可愈;在伤寒,用瓜蒌、陷胸、柴胡等,皆可愈 。有忽然胸痛,前方皆不应,用此方一付,痛立止 。
天亮出汗:醒后出汗,名曰自汗;因出汗醒,名曰盗汗,盗散人之气血 。此是千古不易之定论 。竟有用补气、固表、滋阴、降火,服之不效,而反加重者,不知血瘀亦令人自汗、盗汗,用血府逐瘀汤一二付而汗止 。”
食自胸后下:食自胃管而下,宜从正中 。食入咽,有从胸右边咽下者,胃管在肺管之后,仍由肺叶之下转入肺前,由肺下至肺前出膈膜人腹,肺管正中,血府有瘀血,将胃管挤靠于右 。轻则易治,无碍饮食也;重则难治,挤靠胃管,弯而细,有碍饮食也 。此方可效,痊愈难 。
心里热(名曰灯笼病):身外凉,心里热,故名灯笼病,内有血瘀 。认为虚热,愈补愈瘀;认为实火,愈凉愈凝 。三两付血活热退 。
【血府逐瘀汤的正宗配方组成剂量、方歌速记歌诀、用法用量】瞀闷:(瞀,读mao,音冒 。瞀闷指精神昏乱,心中烦闷一类病证)即小事不能开展,即是血瘀,三付可好 。
急躁:平素和平,有病急躁,是血瘀,一二付必好 。
夜睡梦多:夜睡梦多,是血瘀,此方一二付痊愈 。外无良方 。
呃逆(俗称打咯忒):因血府血瘀,将通左气门、右气门归并心上一根气管从外挤严,吸气不能下行,随上出,故呃气 。若血瘀甚,气管闭塞,出人之气不通,闷绝而死 。古人不知病源,以橘皮竹茹汤、承气汤、都气汤、丁香柿蒂汤、附子理中汤、生姜泻心汤、代赭旋覆汤、大小陷胸等汤治之,无一效者 。相传咯忒伤寒,咯忒温病,必死 。医家因古无良法,见此症则弃而不治 。无论伤寒、温疫、杂症,一见呃逆,速用此方,无论轻重,一付即效 。此余之心法也 。
饮水即呛:饮水即呛,乃会厌有血瘀,用此方极效 。古人评论全错,余详于痘证条 。
不眠:夜不能睡,用安神养血药治之不效者,此方若神 。小儿夜啼:何得白日不啼,夜啼者,血瘀也,此方一二付痊愈 。
心跳心忙:心跳心忙(慌),用归脾、安神等方不效,用此方百发百中 。
夜不安:夜不安者,将卧则起,坐未稳又欲睡,一夜无宁刻,重则满床乱滚,此血府血瘀 。此方服十余付可除根 。
俗言肝气病:无故爱生气,是血府血瘀,不可以气治,此方应手效 。
干呕:无他症,惟干呕,血瘀之证 。用此方化血,而呕立止 。
晚发一阵热:每晚内热,兼皮肤热一时,此方一付可愈,重者两付 。”
【加减】血府逐瘀汤原为胸中血瘀的病因病理而设,临床可广泛用于瘀血内阻或兼有气滞的多种病证,如头痛、胸痛、胁痛、失眠、干呕等,但对其他病证也有治疗效果,可以随症加减 。若血瘀经闭、痛经,可减去桔梗,加香附、益母草、泽兰,以加强活血调经止痛的作用;若胁下痞块形成,可选用本方加郁金、丹参、水蛭等,以加强祛瘀消痞化积的作用;若失眠、恶梦较多者,可加炒枣仁、茯神,以加强养心安神定志的作用;若兼有气虚,可加人参、党参、太子参,以扶助正气;若兼有阳虚,可减去柴胡,加熟附子、桂枝,以加强温阳作用 。
【方论】血府逐瘀汤是王清任诸方中应用最广泛的一个,也是临床最常用的方剂之一 。该方主要用来治疗“胸中血府血瘀”所致诸证 。从所治证目分析,王氏认为只要是血府血瘀的病理变化,皆可使用本方治疗 。从所列头痛、胸痛、呃逆、干呕、失眠等十余种病证来看,这些病证虽然各不相同,但血瘀的病理变化是相同的 。因此,就可选用血府逐瘀汤来治疗 。分析本方的药物组成,是由桃红四物汤(熟地易生地,白芍易赤芍)合四逆散(白芍易赤芍,枳实易枳壳)加桔梗、牛膝而成,构成了全方以活血化瘀为主,以行气止痛为辅的基本结构形式 。血府逐瘀汤用桃仁、红花、川芎、赤芍,重在活血祛瘀;血凝成瘀则阴血受损,配合生地、当归,以加强滋阴养血的作用,同时又可凉血,
以清血分瘀热,从而使瘀血去而又不伤阴血;血瘀胸胁,气机不利,故配合柴胡、枳壳、桔梗,以开胸散结,引祛瘀药布达于胸胁,使药力无所不至,发挥于血府;更用牛膝,以破血行瘀,导引胸中瘀血下行,给邪以出路;甘草调和诸药,以缓急止痛 。诸药相互配合,祛瘀而兼养血,活血而兼行气,使血活气行,瘀化热消,阴血得养,在临床是活血化瘀法中较为理想的代表方剂 。血府逐瘀汤从主治病证而论,其病理机转突出一个血瘀 。形成血瘀的原因很多,伤寒杂病,邪气羁留,日久不解,都可以由气分深人血络,以致血行不畅,瘀血内留 。胸胁为肝经循行之处,瘀血在胸中,气机阻滞,则肝郁不舒,故胸胁刺痛,日久不愈,急躁易怒 。若瘀久化热,气郁化火,故内热瞀闷,或心悸失眠,或人暮潮热;上扰清空,即可出现头痛;横犯胃府,胃失和降,则干呕呃逆,甚至饮水即呛 。分析本方效用,该方活血化瘀而不伤血,舒肝解郁而不耗气 。
血府逐瘀汤的组成,是以气血的生化,邪正的盛衰及脏腑经络气机升降等理论为依据 。根据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行血则行,气滞血则凝的气血关系,以及肝主疏泄条达的生理特点,本方是以活血化瘀为主,配伍疏肝行气药,加大行气作用,使其气血同治,气行血行,血行瘀消 。瘀血证的发生,实则阴血已伤,选用活血行气药大多有耗伤阴血的副作用,而本方归芎芍地之四物,又可养血扶正,使瘀去而血不伤,祛邪而不伤正 。方中妙用桔梗与牛膝,桔梗载祛瘀药上人胸中,以化胸中瘀血;牛膝破血行瘀,可导胸中瘀血下行 。二味药同用,一升一降,可宣畅气机,条达气血,使气血调和则诸证自解 。临床运用血府逐瘀汤时,必须审知上述诸证确有瘀血在内,方可应用 。否则,不宜选用 。
【治验】王清任在《医林改错》中载述,使用血府逐瘀汤治疗多种疾病,均收到良好的治疗效果,其中有一些疑难杂证,用
之得法,收效颇著,例如:
胸任重物病例 。“一女二十二岁,夜卧令仆妇坐于胸方睡,已经二年,余亦用此方,三付而愈 。设一齐问病源,何以答之 。”胸不任物病例 。“江西巡抚阿霖公,年七十四,夜卧露胸可睡,盖一层布压则不能睡,已经七年,召余诊之,此方五付痊愈 。”